鹤壁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雨季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4:53 编辑:笔名

外面的雨又下了,今年的雨似乎下的格外多。

自那件事以来,已经过了几个月,刚开始祖母还会劝我拉开窗帘出去走走,现在也早已放弃,可能觉得活着就已经足够了吧,有些事真的除了自己想通,谁也帮不了,记不清自己已经在房间过了到底多久,从把时钟给打烂之后已经没有时间观念,每天只有祖母把饭送到房间知道早中午晚,楼下的嘈杂声越来越大,房间的潮霉味也越来越重,心情略有些烦躁。近来这种嘈杂越来越多,但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管。

那封信还在桌子上信封已被开启过,想来祖母是看过的,可我却依旧不想碰,窗外的雨声似乎没了,桂花的味道飘过窗,飘过窗帘,飘过书桌飘过那封信然后飘到我这,桂花已经落了吧!

寂静的房间里出了声响,门被打开一丝缝,祖母站在漆黑的房间里看着我,隐忍的表情,有话说却也不想说,祖母有些老了,也该老了,养过一个女儿,又要养一个我,满头银发,一副老人的模样,祖母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多了也深了,看来这几个月过的很累,也难怪会累,毕竟那是她唯一的女儿。

“暖暖,你父亲想接你去他那里。”

房间一如既往的寂静,亮晶晶的东西从祖母脸上流过,是泪吗?这么黑的环境也能看见泪吗?

“暖暖,我希望你去。”

可能祖母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氛围,拉开了几个月没有拉开的窗帘,便出去了。没有书里说的雨后阳光刺眼,阴暗的云仅比房间亮一点点,跟想象中的一样,桂花全落了,楼下有人撑着一把伞一直看向这个房间,我知道,是他,父亲。父亲和那个女人已经离婚两年了吧!离婚是那个女人提出来的,她说,两个人已经没感情了,与其拖着不如好聚好散!她,一直是这样的人,为了自己可以不顾别人。

再次睁眼便是病房,几个月都没事,却在一夜之间又进了病房,亮眼的白,真真正正的刺眼,床边是父亲。

“暖暖,你祖母回老家了,你以后就跟着我住了。”

没得选择,不是吗?

父亲就像是普通的父亲,每天会推着我出去晒晒太阳,会熬汤熬粥再带到病房,是不是,如果不说,很多事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两年的不管不顾,做手术时的希冀,以及失去时的绝望。

“暖暖,明天出院回家先养养身体再收拾收拾东西去爸爸所在的地区吧”

依旧没有选择,沉默可能是我最好的回答。

这个家里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东西似乎全被搬走了,客厅的钢琴没了,木质地板的压痕异常明显,晃得眼疼,空荡荡的,似乎该粉刷一下了,房间里的那封信依旧放在原位置,旁边是家里的钥匙,以及房产证,我的名字明晃晃的在上面,可能是因为房间采光太好,眼睛刺得很疼。

外面的桂花树被风吹的很厉害,看样子,天又要下了。

“暖暖,明天去学校收拾收拾东西吧。”

学校,有多久没去过了?好像,许久。

一夜无眠,记忆里的笑脸总在眼前晃,可,也能处于记忆之中。

“哎哎哎,这是不是就是那个谁,她还没死啊。”“嘘,别说那么大声。”没关系,都与我无关了,记忆里的教室,恍然隔世,那张笑脸也不复存在,那张位置也空荡荡的,瞬间周围的指指点点似不复存在,整个教室似只剩我,看着曾经的点滴,心里疼疼的,倘若,人生能似电视剧那般美好该多好,可惜,不能。

“暖暖,你回来了。”“暖暖,你能不能跟爸爸说句话。”

有多久没有说过话了?不记得了,不想说,也不愿意说,房间窗外的桂花被扫成一堆,像个坟墓,去年,祖母全都做成桂花糕了吧!其实仔细想想以前很多事都似乎预示了什么,桌子上的信封因打开窗而被风吹到地上,露出一个空白的角,信上会写的什么呢?

山坡上的夕颜开的很好,天也很蓝很蓝,许久未见的风景,跟记忆里的很像,但又少些什么,不过都不重要了,要离开了,以后这些都不重要了。

被子暖暖的,想必父亲拿出去晒了,房间干干净净的,像是从未发生过什么,我不明白父亲对那个女人的感情,也不明白那个女人对父亲的感情,我只知道离婚那天晚上那个女人抱着我一夜无眠,我只知道那个女人离开的时候,铮铮铁骨的硬汉跪在门外求祖母见她一面,我也不知道祖母对那个女人对父亲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我只知道,保养极好的祖母一夜白发,很多事情不愿想也不想想,就像我不想想,我为什么会被那些人找到,为什么会发生后来的事。

“暖暖,明天就走了,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好吧,暖暖,你好好休息吧。”

明天,就要离开了?

那封信依旧没勇气打开,到底在怕什么?梦里的自己在不停奔跑,累却丝毫不敢停歇。这封信拖了几个月,也该打开了,当所有的都收拾好,当搬家公司的车来了,当我坐上离开的车,当我已经离开,我才有勇气回来拆开了这封信,没关系,反正都要走了。

“暖,你的眼睛是苏凯给的,你的心脏是我给的,你的命是我们共同给的,你必须活下去,而且要好好的活下去,无论你多恨我。”

其实,我都知道,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只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暖暖,我们该走了。”

“嗯。”

这年雨季真的格外的长。

共 19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生活在一个没有温暖的家庭,祖母年老,父母离异,让我看不到生活的希望。身患疾病的我在医院接受治疗后回到了家,看到母亲留下的一封信,明白了自己身上的器官来自亲人。小说给人痛的同时,也写出我内在的痛。一篇悲催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鲁励】

2 楼 文友: 2018-07-09 08:05:12 雨季,代表什么?又想去说明些什么?很是值得人们深思。

小说给我们带来了这诸多思考。但是,如若站在小说的角度来看,似还差了些小说该有的元素!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楼 文友: 2018-07-09 21:4 : 8 首先欢迎友友到江山安家,欣赏你的文采,期待你更多佳作!

大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莱芜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梧州整形美容
大连男科
莱芜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