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中国外汇资产管理体制需要改革

发布时间:2019-10-23 21:21:33 编辑:笔名
中国外汇资产管理体制需要改革 应根据合理比例分割“外汇储备”与“主权财富”,并由不同机构基于不同目标分别管理 编者按:本系列上一篇探讨了中国巨量外汇储备如何改变了中国和世界经济命运,这一篇将聚焦中国外汇资产管理与使用的关键问题。本周爆出的中投公司董事长职务成烫手山芋,正是反映出目前国内对外汇储备投资管理的不成熟。 中国的海量外汇资产其实已经超越了“外汇储备”的范畴,而具有“主权财富”的性质。相应地,应根据合理的比例对两者进行分割,由不同机构基于不同目标分别进行管理,以达到资产长期保值增值的目的。 在此基础上,对主权财富的使用问题也应进行讨论和规范。如果说外汇资产管理体制的完善是一种改良的话,那么外汇资产使用制度的建立不啻为一场革命,应指向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以求“取有余而补不足”,真正造福人民。 中国历史上的盛世必然伴随着经济的繁荣,但反之未必然。隆庆海禁开放后,明王朝主导了世界贸易,大量白银流入带来了经济、社会、文化的勃兴。然而,白银的国内囤积和对外依赖使货币供应受制于人,一旦贸易受阻,则难免经济萧条———这也正是明亡的经济原因之一,政治、军事方面的问题自不必说。显然,明代国际贸易带来的巨额货币财富并未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也没能阻止王朝的分崩离析。 经济学规律告诉我们,一种资源的稀缺和过剩都可能带来问题。如同明代白银所带来的问题,现在的美元也可能带来问题。除了本系列第一篇所论的被动货币增发所导致的经济“过度货币化”之外,一个重要的挑战在于如何实现巨额外汇资产的保值增值———这不仅是账面价值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在考虑汇率、通胀等因素以及资金时间价值情况下资产的长期内在价值。很明显,以国债为主的现行投资模式已无法满足这方面的要求,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西方国家主权债务过度膨胀、量化宽松不断推出的情况下尤其如此。现在的4万亿美元十年、二十年后价值几何,购买力多少,值得深思。 如此巨额金融资产的管理在世界金融市场的历史上并无先例;如何实现收益率的最大化,理论和实践上的挑战都是巨大的。应对这些挑战,具体问题很多,但笔者认为最重要的莫过于在“正名”基础上合理的分类管理。名正才能言顺———中国的巨额外汇资产其实已经超越了“外汇储备”的范畴,而在很大程度上具有“主权财富”的性质。相应地,应将现有外汇资产总量按合理的比例划分为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在统一协调下分别进行管理(见图)。当然,除两者之外,还有少量的其他外汇资产,如对商业银行和国际机构的注资等。 如图所示,应明确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两者的区别,由不同管理机构基于不同的管理目标分别进行管理。对两者而言,资产的安全性都是第一位的。不同在于,前者应在安全性的基础上强调流动性,以应国际收支需要和汇率稳定的诉求;而后者则应强调收益性,以求财富长期增值并实现代际转移。2007年中投公司的设立似乎是此方向上的一个积极尝试,但却浅尝辄止。当然,如何界定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的法律性质,如何设定两者之间的合理比例,如何进行主权财富从外汇储备的分割,如何在机构设置上实现分别管理且又有效协调,都涉及一些具体的法律和技术问题,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但无论如何,外汇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不容低估。此项改革应纳入下一阶段经济改革的总体方案中,并与财政和金融领域的改革,资本账户渐进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机制调整相协调。 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两者分割管理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外汇资产的最终使用问题。很明显,外汇储备应保持一定规模并合理增长,以适应国际收支规模不断扩大的要求。而主权财富其实是一笔巨额“外汇存款”,既防不时之需,又可合理运用。因此,只进不出的状态并非理所当然,如何使用的讨论应当提上议事日程。暂且不论谁是这笔财富法律上的所有者,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应是一个基本原则。选择可能使用的领域应考虑以下因素:那些问题关系到国计民生;那些问题受制于资金缺乏;那些问题反映了历史欠账;那些问题的解决是当务之急———符合这些条件的领域不少,有的关乎经济,有的关乎社会,有的关乎环境,而焦点似乎指向一个问题: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 无论外汇资产还是国企股权,其向社保基金的划转都可能面临制度障碍和技术问题,但不可否认这是一个正确方向。如果说外汇资产管理体制的完善是一种改良的话,那么外汇资产使用制度的建立不啻为一场革命。制度和技术问题其实都能克服,关键还在于观念的转变。 中国外汇资产规模极其庞大,其管理和使用影响深远,关乎国家经济社会的长治久安,理应做到有法可依。遗憾的是,这样一部重要的法律一直缺失。法律缺位,法规滞后———外汇储备几千亿美元时如此,几万亿美元时亦然。外汇资产管理体制的改革,需要顶层设计,立法应当先行;而立法首先涉及的就是外汇资产的分类界定和管理问题。在此基础上,应对主权财富的使用进行规定,以求“取有余而补不足”,真正造福人民。与此同时,突破部门限制,设置国家层面的外汇资产管理委员会对相关问题进行统一规划,协调管理,实施问责,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4万亿美元所代表的国际支付能力是一个巨大的“安全阀”,可常保中国经济有效地抵御来自外部的冲击。管理和运用得当的话,这笔财富也可成为中国社会稳定的基石和经济发展的引擎。“中国美元”的累积已经改变了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命运,这笔财富也应助力中国经济走向持久繁荣。 梁国勇(博士,联合国贸发会议经济事务官员,本文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到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么坐车 去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么坐车 到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么走 去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么走 对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的评论 女人心肌缺血吃什么 中风病人康复 心肌缺血吃什么药好 轻微心肌缺血症状吃什么药儿童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儿反复发烧
小孩发热怎么办法退热快
儿童发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