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四十五章 愈合不了的伤口

发布时间:2019-09-24 14:18:17 编辑:笔名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四十五章 愈合不了的伤口

“你打算就这样回去?”

青骓转身,对一直跟在身后的即墨月阳道:“谢谢提醒,我想起来除了用走的,还可以用飞的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四十五章 愈合不了的伤口

。”

他皱眉,“别贫嘴,过来让我看看。”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身形一闪,主动上前扣着她的手腕,“怎么也不用仙力自己疗伤?”

有时候他很奇怪,明明这些小伤口用仙力就立刻可以复原,但是青骓却似乎总是忘记般,要人提醒才匆匆想起。

“如果你早点从那棵树后出现而不是看热闹的话,那我就不会被打得那么惨了啊。”青骓面无表情道。

即墨月阳一挑眉,“你知道我在现场?”

他为魔界至尊,以青骓的道行,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原则上说是不可能的。

青骓不说话,她才不会说是因为每次只要即墨月阳一样,冷蚕立刻就会消失不见呢。

“好了,不说这些。”他扬手,莲花香气浓郁了些,几秒钟的功夫,青骓身上的衣服已经焕然一新,摔在地上蹭到的小伤口也都好了。

青骓学他挑眉,“看来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话刚落,面前人影一闪,即墨月阳靠得极近,近到她可以看见他腰上别的麦穗。

“奇怪。”他皱眉,伸手摸着她的头发,注入魔气,但是被削断的头发却始终没有再长出来。

青骓摸摸左侧变短的头发,却不觉得有任何不妥,“怎么了吗?”

袖子从抬起的手臂往下撸,即墨月阳眼尖,一下子看到她手臂上的伤,那伤口是青骓为了抢夺七星九转图自残弄的。

“到底怎么了!”青骓见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手臂,有些发毛。

即墨月阳瞥了她一眼,忽然道:“你没有发现你的伤口没有愈合吗?”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青骓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反正也不疼。”

“修仙者本身经脉与常人不一样,而愈合算是最显著的能力,你说你正不正常?”他一边说,一边往伤口注入魔气,果不其然,魔气窜入伤口以后再窜出来,根本就没吸收进去。

青骓的反应倒是大出他意料,似乎完全不担心这事,只道随它去。

“随你。”他袖子一甩,大步向前。

“真是古怪的人。”青骓跟在他身后。

即墨月阳说的这事她也注意到了,但是会不会只是因为她是外来之人,所以身体构造和她们不一样罢了,而且这些人说不定就是书里的角色,所以受伤反应和她们不一样也是正常的。

如果被发现不一样,说不定会被抓住做研究的吧!她暗自下决心,一定得把这事瞒过去。

“为什么当时不反抗?”前方的即墨月阳忽而开口。

她一楞,“因为她是美女啊,怎么可以打美女。”

即墨月阳讥笑,“这么说,你是承认你不如她?”

“不,她是美女,我是宇宙超级大美女。”青骓轻车熟路道。

即墨月阳被她的无耻打败了,继续往前,以往他是很嫌弃鞋子沾上泥土的魔,今日却没有说什么。

在他背后,青骓的笑脸慢慢消失,不反抗贺雪,除了她是女主角,更大部分的原因是她希望在自己离开之后,有一个人能够陪着御寒天。

他太寂寞了,她是知道的。

“你愿不愿意和我回魔界?”即墨月阳加了一句,“我不逼你双修。”

“不愿意。”

开玩笑,跟在男主身边一路开挂顺利抵达终点安心回家,去什么魔界!

她的直白以及不假思索让魔界至尊很受伤,牙槽都快咬碎了,对方却无动于衷。

“我清屿山多好,要啥有啥。”

“魔界你想要啥也有啥,且我护着你,想要横着走又何妨!”

即墨月阳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坚定的意志开始摇摇晃晃,再加把料,“魔界有很多你喜欢的宝石,银票,这些你若喜欢,我都可以给你。”

“还有五六个仆人端茶送水,捶背捶腿,宽衣解带,我叫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吗?”

他点头,“自然。”到过她前襟,至于宽衣接待嘛,他这个魔界至尊也是可以屈尊降贵的。

青骓面色喜洋洋的,“不要。”

即墨月阳一愣,随即发狠,“耍我。”

“我不能离开他。”

“为何?他为你做了什么,让你爱得发狂到此,我也可以。”

青骓不答反问,“今天你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一直和御寒天比。”

即墨月阳身形一顿,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忽然一闪身,从原地消失,连莲花气味都没有。

“走了吗?”她自言自语道。

“走了。”淡淡的声音传来。

她惊诧回头,下一秒落入一个霸道的怀抱,御寒天抚摸着她的头发,声音沙哑,“践行你的承诺吧,别离开我。”

“这是要求吗?”青骓闷声闷气道。

“这是请求。”

请求你留在我的身边,请求你不要抛弃我,请求你爱我如初,而我能够给你的,是我所有的一切,身体,生命以及一生的忠诚。

次日,一行人若无其事般的继续赶路,对于现场怪异的氛围,钟宗完全不在乎,而白拓则是完全没有发现。

几人道行高深,在傍晚就赶到了斗阁学院,刚好是晚上开饭时间。

即墨月阳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几人旁若无人的走进食堂,盛饭就吃。

烈童坐在高脚椅上,捧着一碗饭,“回来了,正好吃晚饭的点。”

“是啊,就是为了赶晚饭啊。”青骓捧着碗往餐台上走去,确切的说,是往餐台上剩下的唯一一只鸡腿走去。

与此同时,葛招、葛财显然也很想要,从路况来看,他们还比较近。

一个快得看不见的身影一闪,餐台上的鸡腿不见了,几秒钟后出现在青骓的碗里。

御寒天已经变回最初的模样,他看着青骓,眼里有暖意,当转过去对着葛招葛财的时候,暖意变成隐隐的威胁。

不仅是葛招还有葛财,现场的人都被他着无意识的露一手震撼了。

“御寒天,请速到理堂去。”桃乐丝走进来,看了一眼现场的气氛,目光落到御寒天身上。

御寒天起身,走了几步,侧头看猛吃的青骓,眼里有情绪了!

青骓认命,放下碗筷站起来,再万众瞩目中往御寒天的方向走去。

“老师只叫了御寒天。”桃乐丝提醒,下一秒接触御寒天的眼神时,她却一愣。

什么时候,那个站在学校大门口眼神倔强的少年已经变成了如此狠厉的模样。

走廊上,青骓看着贺雪出现在尽头,忍不住眉头一跳。

两人像是说好了一样,决口不提之前的事,只不过贺雪看到青骓把头发剪短了,有些愣怔。

“御寒天,好久不见。”

御寒天扫了她一眼,从她身边走过。

她咬着下唇,心里发誓一定要让他正眼看她!她就不信了,她一个现代人还玩不过这些古代人。

理堂占地有五六百亩,光是门就就近三米,矗立在学院地势最高的地方。

御寒天准备推门而入,却见青骓一脸疑惑的瞅着他。

“怎么了?”

“你现在能够做到用气息推开门了吗?”她手里比划,“像这样,大喝一声,然后门就自动开启,这可比推门酷多了。”

御寒天默默的伸回推门的手,身上仙气暴涨,门应声向两边打开。

跨进理堂,里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见,青骓正准备四处看看,身体忽然被揽住。

御寒天抱着她浮荡在半空中,而她刚才站的地方发出“索索索”的声音。

“什么东西?”青骓听着那声音,想着不会是蛇吧,身体不禁一抖。

御寒天感觉到她的颤抖,眼神一冷,一双异瞳骤然出现,但是很快就消退了。

他蹙眉,试着催动内丹,无论是木灵根还是火灵根,都静悄悄的蛰伏在丹田之内。

“小心!”青骓出声,却晚了一步,一条巨大的锁链从他左侧肩膀穿过,力量太大,带着他往前撞。

青骓被御寒天紧紧抱着,她听到那一声短暂的闷哼,随后头被按压在紧实的胸膛动弹不得,直到脚落地,她被轻轻放开。

退开他的怀抱,眼前这一切让她不敢置信,御寒天硬生生拉着穿过左侧肩膀的铁链,鲜血已经染红了周遭衣服。

他沙哑出声,“别看。”

忽的,一个巨大的吸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罩住了他的后背,将他整个人吸到半空中。

“不!”青骓怒吼,一跃而起,疯狂的朝那里赶去。

“没用的,在这里,能力越大,就被禁锢得越深。”

苍老的声音响起,这个人就是当初打发几人去黄岐山找得令草,这个学院的创始人。

“他走不了了。”老人动动手指,又一根粗大的铁链穿过御寒天的右侧肩膀,他的身体因为冲击而往前靠,却因为左侧肩膀被锁住的缘故而硬生生被往回拉。

御寒天冷冷抬头看着座上的老者,那眼神如同极冰。

“你这混蛋,放开他!”青骓不加思索的飞身上前,还没近老者的身,就已经被一股力量打趴在地上。

重达千斤的锁链发出了碰撞声,御寒天双目刺红,身体往前游走,竟将铁链往前拉了几厘米,而鲜血更是喷涌得更加渗人。

“你敢伤她!”

抚顺治疗男科费用
茂名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新乡治疗卵巢炎医院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再线咨询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手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