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微博时代粉丝交易催人思考

发布时间:2019-11-27 03:13:54 编辑:笔名

微博时代“粉丝”交易催人思考

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微博 粉丝

当微博用户对其他用户进行 加关注 操作时,就成为了对方的 粉丝 ,可以在自己的页面上第一时间看到所关注的人最新发布的微博。每个用户都可以主动对别人 加关注 ,也可以被别人 关注 。每位用户拥有 粉丝 的数量,在主页上可以显示。虽然借用了现实生活中 粉丝 之称,但微博上的 粉丝 更多元、更灵活。

过去一年间,中国互联应用的最大热门非微博莫属。通过、电脑随时上传信息、接受 粉丝 们的评论和转载,已经成为许多人的生活习惯。对于博主来说,拥有更多 粉丝 ,就拥有更多关注,同时也增加了随时记录、分享生活的兴趣。

因此, 粉丝 也成为友津津乐道的话题。不少微博主们热衷于比较相互的 粉丝 数量,甚至催生了所谓 粉丝交易 。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是什么?谁在进行 粉丝 交易?有多少人真正在乎 粉丝 数量? 粉丝文化 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心理?

关注 催生交易

粉丝 0.1元一个,转发0.1元一条,评价50元20条。 提供 微博刷粉 服务的雄鹰工作室这样介绍自己的业务。

我们的账号有头像、有昵称、有关注,和真实账号无异。 雄鹰工作室一再保证。其所出售的就是 马甲 ,它们正推动着 人气买卖 升级换代。

在 微博争夺大战 中,那一家微博的 粉丝 数量多,那一家对用户就更有吸引力。 粉丝 数量上不去,会给站的市场推广带来很大压力。 某门户站微博运营部门知情人士直言, 粉丝 的数量和站的发展壮大已经息息相关。

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心理催热了 粉丝 交易呢?

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很关注自己在他人面前的形象。我们不断在他人或自己想象的观众面前表演自我,留恋自我的形象。 业界人士张嫱提出,乐于拥有 粉丝 和人们的 自恋 心理有关。

自恋的想象是整体社会的特质,而非特定人格形态。自拍、博客、微博,媒介新宠不断蹿红,微博的迅速蔓延使得我们全面进入了微传播时代。 张嫱说, 我们喜欢在媒介中看见自己。我们观看自己,也想象他人如何看我们 。

正是这种心理,促使人们关注自己 粉丝 的消长,也关注他人 粉丝 的增减,并以此评判微博的价值。于是,短时间内提升人气,也就成了一些博主的追求。

在某门户站,打开姚晨微博, 粉丝 总数已超过800万,最新一篇微博被转载5600余次,拥有评论3000余条。

希望壮大自己 粉丝 军团的,不只是名人。IT名人李开复《微博改变一切》一书,详细介绍了吸引 粉丝 的分步战略: 0 100:交换关注 , 100 1000:请人转发和推介 。互联上,利用操作技巧增加 粉丝 的 高招 更是数不胜数。2010年12月上线的 粉丝汇 ,由于提供了宽广的 互粉 市场,迅速跻身站前十大热门应用。

粉丝 有多重要?

商业行为得以扎根的土壤,是当下一部分人的文化赶超心理。

和国外相比,中国人对新兴媒体过度热捧。 北京大学教授王岳川认为,这和中国社会的特殊文化心理有关: 反权威、反传统,唯恐自己不新。不是宁静致远,而是在焦躁中赶超。急功近利地购买 粉丝 ,是赶超心理的个人体现。

他认为, 这种行为基于特定的络氛围,似乎谁的嗓门大、谁的口水多,谁就是赢家。这破坏了和谐的社会气氛,不利于形成建设性的意见,对国民精神的培养不利 。

与这种急躁心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部分民对 单纯阅读 和 兴趣书写 的坚守。

真正玩微博的人,不会太关注自己到底有多少 粉丝 。 络作家王小山也是微博用户,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很难理解有人会购买 粉丝 , 在普通用户里,其实盲目比拼 粉丝 数量的人也不多。没有头像、没有博文的所谓 僵尸 ,可能是刚刚注册、还不太会用微博的人 。

一味追求 粉丝 数量,背离了 微博 作为个性化信息发布和分享平台的初衷。只有发自内心真正感受到乐趣、真正热爱 微博 ,友才可能乐此不疲地集体 编织 和 围观 。在张嫱看来,对于微博用户,真诚交流、彼此信任最重要: 微博大部分是即兴书写并发布的,展现出了最真实的自我,因此才特别吸引人。

博文转发次数、引起的讨论,才是影响范围的真实代表,有效的受众才能让传播发生影响,购买 粉丝 只能让数字显得声势浩大而已。 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指出, 被虚假 粉丝 数吸引、前来关注的友,一旦发现微博内容并不吸引人,仍然可以选择不关注或者取消关注 。

络高速路需要 红绿灯

关注某个人的微博,似乎只是个人行为,但事实上声势浩荡的 粉丝 大军正在重构着络舆论生态。

成为某个微博的 粉丝 是为了方便浏览,和线下真正狂热的 粉丝 不同。 张颐武认为: 国外的类似站社交功能相对强,圈子倾向比较明显。而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微博相当于阅读器,是一个信息分享和检索的平台,就像是报纸。

在这个公开的平台上,只言片语经过 粉丝 的关注和转发,能瞬间布满整个视听空间。与此同时,友也再不仅仅是只看不动的个体,主动的 围观 形成了力量。

新媒介终结了被动的受众,我们主动地在微博上寻找感兴趣的人、感兴趣的话题,决定我们的关注热点。 张嫱认为,微博让受众变成了主体,因此人们有了充分的自主性去鉴别真伪、做出选择。

谈及中国络 粉丝 的现状,王岳川认为,言论匿名、盲目性和浪潮性三个特点,衍生出两种值得注意的倾向。

他说: 一方面,部分被关注者不断发表与传统、经典、正面看法相反的意见,故意留下 可击之懈 ,以图引起轩然大波。另一方面,信息爆炸、传媒时代过度消费的心理,以及价值多元导致的价值 无元 环境,驱使关注者对难以辨别的事件采取 爱谁是谁 的态度,甚至通过关注来发泄怨气。客观冷静的讨论和建设性的意见,在此过程中被淹没了。

在争相吸引注意力的络世界中,抵制信息爆炸和言论匿名带来的负面影响,真诚交流、恰当地表达自己,诚然需要国民素质的提高,但制度的规范、线下问题的及时解决,也是促进健康络环境形成的重要因素。

对此,王岳川认为: 在实现络实名制、社会意见获得更多传播渠道、络 高速公路 建立起 红绿灯 之后,也许 粉丝 可以更加理性、更加 清明 ,从从众心理中走出来。

汕头娱乐新闻网
合同纠纷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