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转身,泪流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1:32 编辑:笔名

怡香阁,人声鼎沸,香雾缭绕,纤腰娉婷,处处充溢着脂粉的味道。我厌恶这个味道,但是现在我在游离中。
在这里我只为等待一个剑客。
“伊梦,妈妈叫你。”
在这里我叫伊梦,是一年一度的花魁。
“伊梦,今天会来个很特殊的客人,你要好好招待,千万不要给我弄砸了啊。”妈妈的腰姿忸怩,半老的姿态显得有种别样的妩媚。
“是,只要在原则之内。”转身,我出了门外。
不想争辩,没有必要。
雪白的轻纱罩着我的容颜,只是不想沾染尘世的喧闹。
孑然一身,命运的垂涎。让我可以孤傲的完成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任务。
“燕公子到!”
燕雪岩,你终于出现了。
帘内,古筝声声似我鸣,跳动的指尖拨动静静的弦。悲戚的音色载不动我的些许愁,也许早已忘记什么是痛?什么是生死离别?
一场大火早已将我的情念泯灭。
雪岩,我知道你能听我的弦音,你一直最懂我,可是你却将最深的恨种在我的心间,现在早已生根发芽。原以为你会逃避,为什么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思绪将我深深地陷在记忆中,我无法自拔。
弦断,丝丝扯裂我的心扉。我无法舔舐自己的伤口,却看见滴滴血泪滑落。
“我要见弹筝之人。”
“对不起,伊梦只是一个歌妓。“
“找老鸨来。”
“哎呦呦,什么事燕大侠这么大的火气?’
“我要见弹筝之人,这些银两还有什么欠缺吗”
“燕大侠果真是爽快之人。“带燕大侠见伊梦。”老鸨是爱财之徒。
帘内只是一阵沉默。无语,是恨是爱/?
花容瘦,花飘散,花凋零,
几世情,几轮回,几多愁
梦牵绊不愿醒
尘世,浅浅月色
琴声,幽幽缠绵。
“可儿,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在挣扎,是我做的,那场火是我放的。我不求你的原谅。你可以现在就解决了我。”
“你为什么这样做?我们家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吗?”
“雨知匀,你的父亲他是我的杀父仇人。燕天,我的父亲,他的好兄弟,他却下狠手杀了他,最后在江湖声称绝症而死。这只是一个谜,一个无人知道的秘密。”
“你有何证据/”
“你母亲亲口说的。”
“那晚,在亭中散步,听见了你父母的低语。我恨他们,杀了我父母,却还养育着我,他们为了得到今天的地位就可以背信弃义,向自己的兄弟下手。我不后悔,直到今天我不后悔。”
“呵呵呵”“你一句不后悔就可以将一切抹掉吗?”我的冷笑可以穿越时空,穿越那个可恨人的心。
“也许这个事实对你很残酷,但是命运真的会开这样的玩笑。我们天生就是命运的奴隶。
爱恨交织的我,该怎么面对呢?难道活下来的唯一理由就是杀了你吗?至少现在你是我至亲的的人啊!
“你走吧,今天我不想动手。”
转身,我看到自己的脆弱,是血,是泪?



燕雪岩杀戮成性,武林诛之。
这一天就是你的结局吗?
怡香阁,燕雪岩醉酒,“可儿可儿”
他声嘶力竭的喊着,我仿佛看到他的心在滴血,他会痛,至少他心里还有个我,你为什么这么的自私?
早就知道这个时候会有武林门派趁他不备,来不及多想,我已一剑替他挡下,鲜血就这样从伤口滑落。
他奋起,在浴血中坚持。他仍然是个武林的佼佼者。片刻灰飞烟灭,血泊中的两袭身影,翩翩飘飞。
在我将剑穿入他胸膛的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他的微笑。
岩,你一直不懂!我是不会让你有任何的悔恨的,不是会恨我,是恨你自己,泉下和你的父母在等你!
可怕的永远不是人心,是那个亘古不变的事实。



北爷的茶楼永远显得那么安逸。白衣飘飘的北爷举手投足间是那么的儒雅。
我无路可走,杀手盟是我最后的归属地。
纪如歌,是个美丽惊艳的女子,是不可多得的奇才。
“炫可,我们做个交易,你杀了燕雪岩,我给你生存。



‘你是燕天的女儿,那个爱你的家就是为了报答你的父母,所以在你们出生后,雨知匀就将襁褓中的婴儿掉包。你妈妈是自杀的。不是被逼,是要去照顾你的父亲。雨知匀要弥补,所以他们很爱你。燕雪岩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知道这个故事会这样结局。在十年前,雨知匀就与我有约,你会是一名杀手,一名我旗下的杀手。“
“欢迎炫可小妹加入杀手盟。”
也许早已天注定,轮回。

共 1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用诗一般凝练的语言写小说,很霸气,很简洁,很有跳跃性。把一个很复杂的故事用内在的逻辑关系链接,显得明白晓畅,不可多得。【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09-10-04 10:00:11 凝练的语言,文字功底不凡.
2 楼 文友: 2009-10-04 21:09: 1 语言诗一般优美,情节设置引人入胜。消化不好拉肚子拉水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腹泻拉肚子怎么办

上一篇:叔包湖岸弃荒田

下一篇:命运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