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苦夜 三百三十五 宋庄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4:49 编辑:笔名

苦夜 三百三十五 宋庄

清晨那一缕阳光洒下的时候,北桐镇外焚烧妖鬼尸体的臭气早消散如烟,陈素逆着阳光缓缓的睁开了双目,瞳孔中仿佛有一缕火苗闪纵即逝,就在此时他身边的空间缓缓扭曲,花莹惜笑着显出了身形,“师父,你就在这里坐了一夜么?”

“嗯。”陈素展双臂伸了一个懒腰,缓缓起身看着小院周围那几株矮桃枝叶已经微微有些泛黄,“莹惜,去喊洁洁起来,今天我们要继续南下。”

嘎吱一声,东厢的房门被推开,封洁洁早站在门口,明眸浅笑,“我早起多时了呢,只是怕打扰你们,所以才迟迟没有出来。”

“封姐姐,看来用不来了多+久我就得改口教你师娘了呢……”花莹惜蹦蹦跳跳的跑到封洁洁身旁神秘的说道,封洁洁却被她说的俏脸微红,伸手在她的小脸上掐了一把,“小妮子,让你再胡说……”花莹惜嬉笑着跑开了,封洁洁却在后边追她,陈素微笑着摇摇头,起身出了小院,“洁洁,莹惜,我去找辆车来,你们准备一下。”“是!”随即身后又传来了二女的笑闹声。

陈素出了院子直往前边去找掌柜黑泥鳅,从温沔的口中他已经大概知道了北桐镇如今的情形,沈家早已决定让北桐镇牺牲在妖鬼侵攻之下,所以肆意搜刮这里的财产,而北桐镇上的居民也就难以保,虽然温沔提出要将沈家的恶行暴于镇九宗,可沈家毕竟有许多子弟进入镇九宗修行,这么多年他们又刻意巴结,拉拢镇九宗的执事、长老,所以单凭现在这么一点小事恐怕镇九宗也不会注意,反而有可能过早暴露了自己。所以温沔所说的小手段就是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将沈家的险恶用心透漏给镇九宗真正的主导人物,引得镇九宗大怒,沈家也就落不到好下场。只不过这样一来北桐镇的命运就不会改变,陈素虽然担心镇上的人,可是被温沔一番苦劝,他不禁有些犹豫,后来温沔又说,北桐镇上多是些贪生怕死之人,倘若妖鬼再来,这些人都会逃走,损失的不过是些身外之物,而若现在陈素为了救他们打乱计划,沈宗原必会想出的办法对付宋庄。左思右想,陈素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既然沈家所谓的高手还未到,北桐镇应该还能支撑一些时日,他不如早日南下,与宋仙瑜、宋彦等人见面商量一下对策,离开这么久,他也急于见到二叔宋义。

找到黑泥鳅,周昌原是他的舅舅,所以拜托他找辆车来应该不是难事,果然陈素一开口他便爽的答应,知道陈素要南下,黑泥鳅不禁有些担心,毕竟妖鬼猖獗不是他这样的人能够抵挡,就连对镇守大人,他也信心不足,随后陈素取了二十枚金币与他,黑泥鳅坚辞不受,陈素才开口劝他赶紧离开北桐镇,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而且对他说自己有所预感,不久之后为强大的妖鬼就会到来,北桐镇终将化成废墟,黑泥鳅见陈素如此说,知道大势难违,也只好叹息一声,终是舍不得家财,陈素也不再劝,返身回院中等候。

巳中时分,黑泥鳅来叩院门,花莹惜开门相迎,黑泥鳅进了院子,见陈素端坐院中,黑泥鳅一拱手,“公子,真的需备些饮食么?”

陈素起身一笑,对黑泥鳅谢道:“掌柜的心了,只不过这北地的东西我们有些吃不惯,只想早日南下。”

黑泥鳅也是奈的一笑,“今日与公子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陈素哈哈一笑,“人生何处不相逢?只不过希望掌柜再考虑一下我说的话。”

“多谢公子提醒。”黑泥鳅重又抱拳,“既然如此,马车已在门外,请公子与两位小姐等车,祝三位一路顺风。”陈素三人轻手利脚,并不用携带任何东西,黑泥鳅一说,他们起身出了院子,到店外,一辆由三匹火红骏马拉着铁车早在门前等候,黑泥鳅目送陈素三人上车,陈素犹豫了一瞬,唤黑泥鳅到近前,低声道:“掌柜的日后若处可去,不妨来南边莫吉城外宋庄寻我。”

黑泥鳅郑重的点点头,“多谢公子厚意,若有朝一日黑泥鳅愿替公子为牛做马。”陈素笑着摇摇头,没再说话,却轻轻的拍了拍黑泥鳅的肩头,黑泥鳅便吩咐车把式起行。原来这驾马车乃是周昌得意的一辆,从来不曾租借,一直交在外甥黑泥鳅手下保管,如今周昌失踪,沈天华曾数次向黑泥鳅索要,都被他婉拒,今天却拿出来给了陈素,并且早已交代车把式不必回来,只需跟着这位陈公子,他所求的也是日后一个容身之所,以黑泥鳅的精明,早就看出来北桐镇即将大祸临头,就是这位镇守大人也是一位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拉车的三匹骏马是东海云驹,黑泥鳅不认得,周昌也不认得,只是当初偶然购得,舍不得驾用,其实却是东极海域善赶路的一种妖兽,不过这三匹云驹尚在幼年,待其成年甚至可以踏云御风,速度不在舍尊境高手之下,若使其达到五阶妖兽地步,将价值不菲,海龙一族常以五阶云驹换取品质极佳的宝器。

四天之后陈素等人已到留音谷地界,当初留音宗就曾在这里袭击过陈素所乘的马车,他也在此遇到了杨冉、左益等人,陈素突然间想起了杨劲,不知那老爷子如今怎样了。东海云驹确是难得的良马,速度之绝非寻常妖兽可比,而且性情温顺,兼这辆马车以北地铁精所铸,坚固异常,车把式又是周昌手下得力的好手,所以用不上七、八天他们就能赶到莫吉城,不过若换做陈素自行赶路,恐怕连一半的时间也不用上。

第七天晌午马车到了莫吉城北,没多会功夫也就赶到了宋庄,车把式认得地方,将云驹勒住,停在庄外。陈素匆匆下了马车,带着封洁洁二女就要进庄,这才想起身后还有车把式,原来一路上都不曾与车把式搭话,他略觉有些尴尬,回头对着车把式一拱手,“老哥一路辛苦,回去还请代我谢过黑掌柜。”车把式一听顿时把头一低,“原来公子还不知道,这驾马车连同小人一起已经被掌柜的送与公子,以后小人就是公子的车夫。”

“这……”陈素一愣,想不到黑泥鳅还有这种安排,见陈素犹豫,车把式又道:“小人名叫周力,从小是个孤儿,多亏周老大收留,如今周老大不在,掌柜的就是我的主人,现在他将小人送与公子,倘若公子不受,小人也只有一死以明志……”

“不不!”周力一脸严肃,一看就是个死脑筋,陈素怕他真若想不开,枉送了一条性命,“周大哥,既然如此,你且在此稍等,我找人来安排马车。”

“是

,小人遵命。”周力恭恭敬敬的在马车旁一站,陈素领着二女进了宋庄,他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不去寻旁人,直往宋仙瑜的小院找去,到了门口轻叩院门,当当当!敲了许久才听院子里传来不耐烦的应承声,“谁啊,敲个没完?”陈素恭敬不敢以神元探视,只好等着,听脚步声极缓,不像宋仙瑜,果然开门的是一位耳聋眼花的老太婆,陈素却不认得,只好拱手问道:“老婆婆,我是来寻姑祖奶奶的。”那老太婆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陈素,“谁是你姑祖奶奶?”

“宋仙瑜。”陈素轻声道,老太婆却似乎听得清楚,又把陈素盯着看了一遍,“你是陈素?”陈素一听赶忙答应,“正是晚辈,请问婆婆……”

“小姐有吩咐,找她的人暂且留下,她稍晚便回。”

“姑祖奶奶知道我要来?”陈素略觉惊喜,谁知老太婆瞪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小姐每次出门都会这么说。”

陈素这才怏怏的“哦”了一声,“对了,婆婆,我还有辆马车在庄外,能否请婆婆安排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老婆婆摆了摆手,“一会我会吩咐崽儿们去领他进来,你就放心吧。”

陈素三人进了院子,陈素在这住过一段时间,那是再熟悉不过,与封洁洁二女将其当初的日子,宋仙瑜对他如亲人一般,心中感怀,想问问老婆姑祖奶奶去了哪,却又怕她不耐烦,不好开口,婆婆把他们引到后院偏房,安置下来,说宋仙瑜稍晚便回,径自去了,也茶点,也不招呼,陈素觉得聊,来到院中,不禁想起当年被宋仙瑜教导的时候,身形一闪坐到石墩上,依稀如昨,二女陪着,却又像物是人非。

至天色稍晚,院外想起了脚步声,陈素坐在石墩上突然睁开双目,封洁洁二人早进屋休息,他这才想起自己进庄时并不曾见到半个人影,除了那老婆婆,“难道宋庄发生了什么变故?”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能治好吗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儿不吃饭怎么办
汉森四磨汤不适用人群